<address id="hhzlz"><big id="hhzlz"></big></address>

        <meter id="hhzlz"></meter>
        <th id="hhzlz"><sub id="hhzlz"><font id="hhzlz"></font></sub></th>

            圖片報道

            2020年全球自動駕駛行業報告:干掉司機的千億融資大戰!

            來源: 車智inveh

            在2020年,由于突發的新冠疫情,搭載著自動駕駛功能的車輛和裝備,在特定的在消殺、配送、運輸、安防、巡邏等場景內嶄露頭角,一定程度內也加速了自動駕駛的商業化進展,也讓資本和市場看到自動駕駛的市場需求和潛力。

            在2020年,全球自動駕駛行業,除了常規必備融資動作外,也發生影響深遠而喜人的變化:

            1、拿掉安全員: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員開始被拿掉了,這是自動駕駛商業化標志性的動作,Waymo再一次引領行業的發展。進入到2021年,不同場景的自動駕駛的競爭,必然是拿掉安全員的競爭。

            2、常態化運營:在2020年,自動駕駛商業化進展方面,常態化運營(試運營)成為了衡量自動駕駛公司實力的標準。在RoboTaxi領域,在無人配送領域,在港口領域、在廠區物流領域、在礦區等,常態化運營(試運營)已經不是新鮮事了。進入到2021年,將會看到更多場景的更多的常態化運營。

            3、多場景發展:在自動駕駛商業化場景方面,進軍不同的場景,似乎是部分自動駕駛公司的選擇,美國自動駕駛領頭羊Waymo,宣布推出與RoboTaxi服務Waymo One平行的Waymo Via,正式進軍重卡自動駕駛,中國估值最高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小馬智行,也開始在廣州測試自動駕駛重卡。進入2021年,自動駕駛公司邊界可能將會弱化,但是,挑戰將會是巨大的,不同行業的技術、客戶和產品形態,都會完全不一樣。

            自動駕駛公司拿掉安全員、常態化運營、多場景發展等動作,在尚未實現自由現金流前,仍需要源源不斷的外部資金支持,融資,在2020年依舊是自動駕駛公司的主旋律。在2020年,中美自動駕駛公司的融資,全年都呈現出高潮。下面,就從四個方面來看2020年自動駕駛的總結:融資、拿掉安全員、量產和常態化運營和多場景發展。


            01 融資:仍舊是核心競爭力

            在2020年,融資能力,仍舊是自動駕駛公司必備的核心競爭力。

            備注:將自動駕駛行業的并購,也放到了融資這個版塊,并購也是融資的一種方式,被并購就是放棄了大多數的股權,融資則是放棄了少數的股權,從而換取企業發展的資金,或者是創始團隊套現。

            作為這一波自動駕駛熱潮的發源地,美國自動駕駛的發展情況需要密切關注。Waymo作為自動駕駛領頭羊,其一舉一動更是牽動著從業者的心。Waymo在融資、拿掉安全員、量產和常態化運營以及多場景發展,全部在引領行業前景。Waymo不倒,自動駕駛就會繼續!Waymo倒了,自動駕駛仍舊繼續!哈哈哈哈哈哈!


            1 美國自動駕駛公司融資情況

            A、Waymo創紀錄首輪融資30億美元

            5月,Waymo完成首輪外部融資,共計獲得30億美元的現金(首次是22.5億美元,隨后有新投資人追加7.5億美元),創下自動駕駛公司單輪融資的全球新紀錄。

            點評:Waymo開啟外部融資,影響的是其他自動駕駛公司的融資,畢竟,有機會去投資整個行業全球領頭羊,大多數投資人都不會放棄這個誘惑的。但令人意外的是,Waymo的首次外部融資,財務投資人為主,并沒有車企的戰略投資。這對Waymo來說,還缺乏量產能力的支撐。但,與沃爾沃(乘用車領域)、戴姆勒(重卡領域)的戰略合作值得期待。

            B、Aurora并購Uber ATG

            12月,Aurora并購Uber ATG,新Aurora估值達到100億美元,躋身超級獨角獸行列,是自動駕駛領域第三個超級獨角獸(前面是Waymo、Cruise,均為美國公司,中國自動駕駛公司要加油)。

            點評:這個交易的影響是深遠的,Uber作為共享網約車全球第一股,自動駕駛在乘用車場景商業化的RoboTaxi和共享網約車網聯,兩者疊加被認為是商業價值的最大化,但Uber選擇了賣掉Uber ATG。主要擔憂RoboTaxi商業化時間點,以及持續燒錢對Uber財報的影響。

            因此,作為交易的一部分,Uber還往新Aurora投資了4億美元現金,并且持有26%的新Aurora公司股權,原來Aurora團隊及投資,則持有新Aurora60%的股權,Uber ATG投資人持有剩余股權,可以預期的是,雙方肯定會就RoboTaxi的商業化合作起來的。


            C、亞馬遜并購Zoox

            6月,亞馬遜以大約13億美元現金并購自動駕駛初創公司Zoox,超過了通用10.5億美元并購Cruise,成為自動駕駛領域第一并購案。此前,Zoox估值最后一輪估值為32億美元,累計融資超過10億美元。

            點評:由于Zoox此前致力于乘用車自動駕駛,這讓人不得不懷疑亞馬遜是要進軍RoboTaxi領域了。但,對于亞馬遜來說,無人配送才是戰略需求,但Nuro一直與沃爾瑪眉來眼去。對于Zoox投資人而言,賣身是一次套現的機會。

            D、Nuro融資5億美元,并購自動駕駛卡車公司Ike

            11月,Nuro宣布完成新一輪5億美元融資,財務投資人為主,距離2019年初震驚行業的單輪9.4億美元融資過去了將近2年。隨后,Nuro完成對自動駕駛卡車公司Ike的并購。Ike是一家Nuro持股的初創公司,也可以理解為是Nuro孵化的一家公司。

            點評:Nuro并購Ike,目的是為了打造運輸物流無人系統。Nuro自身耕耘在最后一公里配送,Ike則致力于干線物流。對于Nuro來說,在運輸物流無人化領域,還缺少城配的一環,這是需要補充的。未來,與倉儲物流無人化結合,將會是完善的物流無人化體系。Nuro,有這樣的野心嗎?需要沃爾瑪的支持嗎?我們拭目以待。


            E、大眾完成投資福特Argo

            6月,Argo宣布,大眾26億美元投資交易完成。這是2019年,大眾和福特達成的交易,經過一年左右的時候,終于交割完成。

            點評:如果沒有這條信息,2020年的Argo似乎是默默無聞的。

            2 中國自動駕駛公司融資情況

            A、小馬智行完成兩輪融資

            2月份,小馬智行宣布獲得日本豐田4億美元的戰略投資。11月,小馬智行宣布獲得總計2.67億美元的C輪融資,由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旗下的科創投資平臺領投2億美元,估值達到了53億美元。

            點評:經過今年的兩輪融資,小馬智行坐穩了中國自動駕駛初創公司估值第一的寶座,并且獲得了豐田的戰略投資。消息顯示,一汽集團也參與了小馬智行的C輪融資。

            B、文遠知行獲得宇通戰略投資

            12月,文遠知行宣布獲得全球最大的客車企業宇通單筆2億美元的戰略投資。這是繼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后,文遠知行再次獲得主機廠的投資。

            點評:這是中國主機廠在自動駕駛領域砸出的最大一筆單筆投資,看到了宇通購買未來門票的決心。文遠知行獲得宇通投資后,將會同時推進Mini RobotBus、RoboTaxi的商業化落地。宇通都出手,乘用車企還在等什么呢?更何況,國外乘用車巨頭,在2019年就基本完成了自動駕駛的戰略投資布局。


            One more thing:志在Mini RobotBus的輕舟智航,在4月宣布獲得種子輪融資,在10月宣布獲得聯想創投的投資。

            C、滴滴自動駕駛完成超5億美元融資

            5月,滴滴自動駕駛獲得軟銀愿景基金超過5億美元的融資,這是迄今為止國內自動駕駛公司單輪融資的記錄。

            點評:滴滴自動駕駛從獨立到獲得軟銀愿景基金的融資,似乎都是在copy Uber ATG的道路。但,接下來,還會繼續嗎?畢竟上市后的Uber將Uber ATG賣掉了,還沒上市的滴滴會如何看待自動駕駛呢?和比亞迪合作的定制網約車D1的量產、投放,可升級自動駕駛軟硬件的D1,又會如何影響滴滴的自動駕駛戰略呢?

            D、重卡自動駕駛智加、圖森、嬴徹集體融資

            4月和11月,嬴徹分別宣布獲得1億美元和1.2億美元股權融資,在11月的融資中,寧德時代作為戰略投資方投資了5000萬美元,構筑新一代自動駕駛TaaS(Transportation as a Service)貨運網絡。

            7月和9月,圖森未來宣布分別獲得美國卡車企業Navistar和大眾汽車集團旗下商用車公司傳拓集團的投資,但并沒有公布投資金額,在11月,有媒體報道稱圖森獲得3.5億美元融資,由咨詢與投資公司VectoIQ及該公司首席執行官Steve Girsky領投,現有的卡車制造伙伴Navistar以及大眾旗下的Traton集團(貨運鐵路運營商和雜貨零售商)參投。

            11月,智加科技融資1億美元,投資方包括了國泰君安國際、Hedosophia等。據了解,即將完成新一輪的融資。

            點評:圖森和智加都喊出了IPO的口號,圖森試圖通過傳統的方式進行IPO,而智加試圖通過今年美國資本市場最火的SPAC方式進行IPO,那么問題來了,哪家公司會是重卡自動駕駛第一股呢?


            E、礦車自動駕駛踏歌、慧拓、易控完成融資

            3月,慧拓宣布獲得過億元A2輪融資,整個A+輪融資達到2.5億人民幣。

            7月,易控宣布獲得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

            10月,踏歌宣布獲得2億人民幣B輪融資,前海母基金和寶通領投,清研資本、藍焱資本跟投。

            點評:礦車自動駕駛,自2019年后,在2020年繼續被資本追捧。在2B的市場里面,先發優勢和占坑動作很重要,由于有一定規模營收,IPO也被礦車自動駕駛公司提上日程。值得一提的是,一線美元基金都沒有在這個領域投資。


            F、馭勢、新石器、智行者完成融資

            2月,馭勢宣布完成B輪融資,投資人包括了博世、深創投、中金資本等。

            2月,新石器宣布獲得2億人民幣A+輪融資,由理想汽車領投,毅達資本和老股東云啟資本、耀途資本跟投。

            5月,智行者宣布獲得厚安創新基金數千萬美元C1輪融資,9月,智行者宣布完成數億元C+輪融資,由新鼎資本、華夏未名等機構投資。

            點評:馭勢聚焦在機場、廠區等封閉園區的無人化物流領域,闖出了一片天地。新石器聚焦在移動新零售模式,和安防巡邏車領域等低速場景,智行者也是講清掃等低速場景的故事,隨后,也在講乘用車自動駕駛的故事。低速場景,比高速場景率先商業化,這也是行業的共識。


            02 拿掉安全員

            自動駕駛最大的目的,就是把人類司機取代,只有去掉了人類司機,自動駕駛的商業化價值才能得到最大的體現,當然了,社會價值就是在安全、效率方面的提升。

            在自動駕駛尚未正式商業化前,安全員取代了人類司機的角色,安全員監管機器人司機工作。自動駕駛要商業化,安全員也是必須要去掉的。

            在2021年,拿掉安全員的動作,代表的場景是RoboTaxi,因為,在出租車領域,人類司機的成本,占到了整個出租車不含車輛折舊成本在內的大部分成本,剩下的油費(電費)、維保費用等。在RoboTruck領域,司機的成本大約占到了不含車輛折舊成本的三分之一,其余兩塊是過路費和油費(自動駕駛也能省油)。

            1 美國

            Waymo率先推出完全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

            10月,Waymo宣布通過旗下的叫車服務軟件Waymo One提供完全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率先在鳳凰城提供服務。也就是說,用戶通過Waymo One叫來的出租車,可能是看不到安全員的。

            點評:Waymo再一次引領了RoboTaxi領域的發展,拿掉安全員,踏出RoboTaxi商業化最重要的一步。對于Waymo來說,就剩下量產這一關了。因為車輛硬件本身尚未準備好迎接自動駕駛系統的到來,Waymo的車隊規模一直維持在600-800臺的規模。


            2 中國

            由于中國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完全無人駕駛車輛,還不能提供服務,現在還處于測試階段。

            6月,《中國自動駕駛小汽車營運能力分析報告(2019-2020年度)》30日在廣州發布。報告稱,廣州自動駕駛即將步入取消安全員、邁入運營級5G遠程駕駛新階段。

            7月,文遠知行獲得全國首個智能網聯汽車遠程測試許可,在廣州進行公開道路的全無人駕駛測試。

            9月,長沙市政府向湖南阿波羅智行科技有限公司發放了全國首批試運營示范通知書和無駕駛人測試通知書。

            11月,百度Apollo參數圖片)獲得北京市無人駕駛汽車測試許可,可以在測試路段部署5臺無人駕駛測試車輛。

            12月,AutoX正式公布中國首批車內全無人、無遠程遙控的RoboTaxi車隊(首批25臺車輛,是Waymo同款的克萊斯勒Pacifica),并發布了其在深圳市繁華公開道路完全無人駕駛的視頻。


            點評:到2021年,在監管的許可范圍內,RoboTaxi必然進入拿掉安全員的競爭。對于投資人來說,帶著安全員的Demo,已經不足以證明公司的實力了。只有敢于拿掉安全員的自動駕駛公司,才具備投資價值。當然了,安全永遠都是第一條。

            在RoboTruck領域,由于重卡的特殊性,尚未有公司走出拿掉安全員的第一步??赡苄枰獙iT的重卡自動駕駛高速車道,甚至是專門的重卡自動駕駛高速,這就看監管部門的規劃了。

            03 量產和常態化運營

            自動駕駛商業化要想常態化運營,必須是要有量產級別的自動駕駛車輛產品才行。

            1 可量產

            在2020年,自動駕駛量產方面,L4級別的自動駕駛產品量產,主要是低速場景的量產。高速場景的自動駕駛量產,則是L2+,或者是L3級別的自動駕駛的量產,包括了乘用車領域和商用車領域。

            在乘用車L2+級別領域,量產的案例就太多了,現在乘用車L2+自動駕駛普及率在提升,L3級別自動駕駛功能,如AVP(自主代客泊車)等,也逐漸開始量產,例如威馬,宣布在2021年開始量產Cloud AVP。

            在商用車領域,智加科技和一汽解放合資的摯途,則致力于量產L3級別自動駕駛重卡,量產車型預計在2021年上半年進行銷售,這款J7 L3已經被解放定為加量不加價銷售,也就是說,上了L3的功能,售價與老款保持一致,由此可見解放對L3自動駕駛的重視,用利潤換市場。


            在L4級別自動駕駛產品層面,全球范圍內,在2020年可以量產的,有Nuro和新石器的兩款低速場景產品,有文遠知行和宇通合作的Mini RoboBus。在乘用車方面,L4級別自動駕駛產品,有Cruise發布的可量產的自動駕駛車型Origin,和Zoox發布的RoboTaxi原型車是值得期待的。

            2月,Nuro研發的完全無人自動駕駛配送車R2,正式獲得美國運輸部(DOT)和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批準,可以在公開道路上路。這是全球首個完全無人駕駛車輛上路的許可。


            12月,Nuro R2正式獲得加州機動車管理局(DMV)的許可,可以在加州公共道路上推出付費的自動駕駛送貨服務,成為首家獲批提供此類服務的公司。R2是Nuro與密歇根州的Roush Enterprises合作設計和生產的,配備了激光雷達、毫米波雷達和攝像頭等傳感器,沒有方向盤、沒有后視鏡、沒有側視鏡、沒有擋風玻璃的可量產的自動駕駛運輸車。

            6月,新石器量產全棧式軟硬件一體無人車X3,X3應用了21.5寸LCD大屏,最高載貨量300KG,全車有4次緊急停止按鍵,以保證行駛的安全。隨后,新石器獲得了檢測服務提供商TüV萊茵頒發的全球首個L4級無人車歐盟認證,可以開啟在歐盟國家部署。

            在L4級別高速自動駕駛產品上,自動駕駛公司和主機廠都達成了相應的合作,當還沒有產品在2020年推出。對于車智君來說,比較期待的是Waymo和沃爾沃在L4級別自動駕駛乘用車方面的戰略合作,預計2022年量產。此外,Waymo還和戴姆勒達成合作,在美國制造自動駕駛重卡,并且計劃在全球范圍內推廣。


            在Mini RoboBus領域,由于宇通戰略投資了文遠知行,雙方共同研發了中國首款專為城市開放道路設計的全無人駕駛小巴(Mini RoboBus),這款前裝量產車型,無方向盤、油門和剎車,搭載了文遠知行提供的全棧式自動駕駛軟硬件解決方案。

            1月,通用Cruise在舊金山發布Cruise Origin自動駕駛車型,這款車型是通用汽車、本田汽車和Cruise三年合作的成果,將用于旗下自動駕駛共享汽車車隊,可24小時提供服務,支持夜間駕駛。

            12月,被亞馬遜收購的Zoox出乎意料的發布了一款完全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 這款自動“馬車式”汽車是一款全電動四輪車,最多可坐4人,外觀與該領域其他公司生產的全自動駕駛汽車相似。車的兩端各有一臺馬達,可以雙向行駛,最高時速可達75英里。車配備了兩個電池組,每排座位下一組,一次充電可續航16個小時。

            2 常態化運營

            進入2020年,在自動駕駛各個應用場景,包括RoboTaxi、RoboTruck、最后一公里配送、園區、廠區、礦區、港口等領域,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常態化運營,或者是試運營,這是自動駕駛規模商業化的前提。

            Waymo在美國運營的RoboTaxi服務Waymo One,應該是目前世界規模最大的RoboTaxi試運營了,并且提供的完全無人駕駛的RoboTaxi服務,也是全球首個。

            Aptiv和現代汽車合資后,新公司名字為Motional,此前Aptiv在拉斯維加斯運營的RoboTaxi服務,應該由新公司Motional繼續,Motional和Lyft達成合作,將在2023年在美國主要城市提供RoboTaxi服務。


            在中國,帶有安全員的RoboTaxi的試運營,也在全國各地展開,在北京、上海、廣州、長沙、武漢等,參與的公司包括了百度Apollo、小馬智行、文遠知行、AutoX、元戎啟行等RoboTaxi玩家。

            百度Apollo以智慧交通+無人車的方式,在全國各地大舉競標智能網聯汽車示范區項目,長沙、蘇州、滄州、保定、廣州、株洲、陽泉、銀川等城市,都看到了百度Apollo的身影。


            文遠知行、AutoX等初創公司,則與高德等打車聚合平臺合作,將旗下的自動駕駛車輛,接入到聚合平臺上提供服務。滴滴則通過通過自身的APP,在上海提供開放的自動駕駛服務。元戎啟行則與曹操專車開展自動駕駛網約車試運營合作,目標是2022年杭州亞運會期間提供百輛級自動駕駛網約車服務。

            在園區和廠區,馭勢在香港機場、五菱汽車廠區和一汽物流園區,都進行了常態化的運營;在礦區,踏歌《南露天煤礦自卸車無人駕駛技術研究項目》通過評審驗收,是國內首個實現夜班作業的礦用卡車無人運輸項目,慧拓則在寶日希勒煤礦進行了極寒型復雜氣候環境露天礦無人駕駛卡車編組作業。在港口,主線科技深耕天津港,在1月份,就有25輛無人駕駛電動卡車開啟首次規?;瘜嵈\輸。

            在更多的細分場景,也紛紛落地自動駕駛的商業化。例如,在無人配送領域,京東物流攜手常熟,要建設全球首個無人配送城市。輕舟智航則在蘇州、深圳等地推出自動駕駛公交車服務,這些都是值得期待的嘗試,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的場景使用自動駕駛服務。

            04 多場景發展

            自動駕駛技術作為一項最具破壞力的創新技術,在應用場景的目的就是取代人類司機,因此,有自動駕駛公司認為,自動駕駛技術是具備通用性的。

            在3月份,Waymo宣布完成22.5億美元融資的同時,宣布推出與RoboTaxi服務Waymo One平行的RoboTruck服務Waymo Via。Waymo Via側重于各種形式的貨物交付,但還是被認為主要是進軍RoboTruck市場,畢竟干線物流市場規模,不亞于RoboTaxi的市場規模。為了實現自動駕駛重卡的量產,在10月份,Waymo和戴姆勒達成戰略合作,目標直指L4級別自動駕駛重卡量產。

            除了Waymo開拓重卡自動駕駛,小馬智行也宣布進軍重卡自動駕駛領域,并且在廣州進行了相關的測試。參考Waymo的經驗,Waymo是有獨立的重卡自動駕駛團隊,小馬智行也組建了獨立的重卡自動駕駛團隊。Waymo和小馬智行拓展場景,是從載人到載物,被認為是,走了一條更容易的路線,因為載物是不需要考慮物體的乘坐舒適性,因此難度更低一些,但,實際上,載物的不同載荷,還是有難度的。只能說,不同場景,各有難點。


            文遠知行在獲得宇通戰略投資后,雙方推出了量產的Mini RoboBus,還是耕耘在載人的場景,Mini RoboBus主要是用于微循環公共交通系統。相比RoboTaxi而言,載客量會更大一些,因此,對安全性的要求也會更高,但,Mini RoboBus的速度是可以適度慢一些,從而降低技術難度。

            智行者,則從低速場景切入到高速場景,在獲得厚安創新基金、新鼎資本等投資后,智行者表示,將持續推動低速無人車在環衛、物流、園區等場景下的部署,同時將與車企一起部署L4級RoboTaxi車隊。從低速到高速,這是非常難。

            主線科技則是從封閉場景走向公開道路,先是做港口的自動駕駛重卡,積累技術和經驗值,隨后瞄準了市場規模更大的干線物流市場,在8月份,聯合福佑卡車成立合資公司,主線科技自動駕駛卡車接入全國真實貨運網絡,這個尚無更多的具體信息。

            05 不可忽視的巨頭:蘋果和華為

            自動駕駛行業,不可忽視的兩個巨頭玩家:蘋果和華為。

            蘋果作為智能手機市場毫無爭議的全球老大,手握千億美元規模的現金,正在尋找下一個大市場。從2013年開始,蘋果就瞄準了汽車領域,并且進行了大規模的研發投入。雖然在路線上有過搖擺,到底是只做自動駕駛系統,還是軟硬件一起做。

            在12月,關于蘋果造車的消息,有了更多的信息傳出。傳聞,是要在2021年9月發布,比原計劃的23-25年至少提前了2年,現在供應商已經在加緊備貨了。根據此前透露的蘋果申請的汽車方面的專利來看,蘋果汽車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值得一提的是,馬斯克看到蘋果造車消息后,跳出來說,當年(也就是18年)特斯拉Model 3產能地獄式爬坡的時候,曾經想約蘋果CEO庫克聊聊,賣個600億美元,但庫克連見都不見馬斯克,現在特斯拉市值超過6500億美元,馬斯克應該慶幸當時沒賣成。


            蘋果造車和特斯拉淵源很深,蘋果從特斯拉挖了大量的人才,包括工程、造型和自動駕駛等,馬斯克對此也不屑一顧。但從這方面來看,蘋果造車的決心是由來已久,只是在于是否能拿出革命性的產品。

            自動駕駛是蘋果汽車必須具備的能力,在2019年,蘋果還將面臨倒閉的Drive AI并購,以提升自己的自動駕駛能力。此外,在車上的很多硬件,可能都需要蘋果來重新定義,例如各類可編程的零部件,從而在車輛的智能化水平大大提高,也大大拓展了汽車的適用性、娛樂性、安全性和商業價值。

            還是那句話,蘋果汽車,不出則已,一出驚人!

            華為汽車業務已經被業內跟蹤了很久,也普遍認為華為一定會造整車。從底層技術來看,華為在智能網聯電動汽車領域擁有的技術能力,不亞于、甚至是強于特斯拉,在生態、萬物互聯方面,特斯拉更不是對手,可能還得看蘋果汽車。

            目前,華為官方定調是三年內不造車,任正非還特意簽發了文件,并且強調,誰提造車,就可以調崗(可能是調去造車吧,哈哈哈哈,別逼逼,干就玩了唄)。但是,從組織架構上看,華為將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從ICT管委會,劃分到消費者業務管委會,并且由華為手機的老大余承東全面負責汽車業務。

            在產品層面,華為和北汽新能源合作的ARCFOX車型,明年將會全面搭載華為HI方案產品,并且是貼上華為汽車業務的“HI”標。此外,華為和長城汽車在自動駕駛領域合作,更重磅的是,華為和長安、寧德時代正在合作全新的高端品牌,并且在2021年量產上市,具備自動駕駛功能,傳感器配置方案包含了5個激光雷達。


            在自動駕駛領域,華為自動駕駛能力包括軟件算法、芯片、攝像頭、激光雷達等,華為具備自動駕駛全棧式能力。目前,華為在自動駕駛領域的投入,可能也是所有公司中最多的,甚至超過了Waymo這樣只研發自動駕駛系統的公司。畢竟,華為想做的東西大多了,不一定都用自己的,但,一定要有,免得再被卡脖子。

            至于華為汽車,外界還都是認為其會造車,隨著蘋果造車消息的傳出,華為造車也是可以期待的。畢竟,蘋果和華為,前后也就是相隔了半年開始進軍汽車領域,最終可能會在汽車領域上演智能手機領域的競爭。

            未來的智能網聯電動汽車品牌,三個品牌可能是不能忽視的:特斯拉、蘋果和華為。

            06 激光雷達的車規級量產

            目前,行業普遍認為,要實現L4級別自動駕駛,激光雷達是必不可少的傳感器。自動駕駛的商業化,需要車規級的量產激光雷達。

            在2020年,激光雷達上車,已經成為了潮流。長城汽車宣布,要在量產車型上激光雷達,小鵬汽車宣布要上激光雷達,蔚來在1月9日的NIO Day也要宣布上激光雷達。就在今天,速騰官宣為北美車企批量發貨,是全球首批車規級MEMS固態激光雷達RS-LiDAR-M1。據車智君了解,將搭載在美國造車新勢力Lucid的量產車型上。

            雖然都在宣傳是車規級的激光雷達了,但是,真正上前裝量產車型才是王道。


            激光雷達還沒幾款產品上前裝量產車型,激光雷達公司倒是有5家要在美國上市了,包括Velodyne、Luminar、Innoviz、Aeva和Ouster,其中Luminary的市值突破了100億美元,因為其拿了包括沃爾沃在內的車企前裝定點單子。

            在中國,激光雷達公司禾賽已經遞交了科創板上市申請,另一家被認為可能要接近上市的是速騰聚創。2021年,激光雷達市場可能要迎來全面的爆發,激光雷達公司趁著這個市場機遇,扎堆上市可能是明智的選擇。

            12月21日,華為首次公布車規級高性能激光雷達產品和解決方案,從研發到拿出產品,也不過是4年的時間,作為定位前裝量產的產品,華為目前已經有多個車型的配套經驗,并且建立了第一條車規級激光雷達的Pilot產線,產能規模朝著10萬套/線在推進。

            可以想象,2021年的激光雷達,必然走向車規級+殘酷價格戰的競爭。這樣的市場環境,對每一個參與者都是公平而殘酷的,只有拿出更好的產品、性價比更高的產品,才有可能生存下來。

            07 總結和展望

            2020年的自動駕駛行業,經歷了年初疫情的考驗,各路自動駕駛產品和設備,紛紛奔赴疫情,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也是由于疫情的影響,讓人類渴望自動駕駛技術的商業化,讓資本看到了市場的潛力。

            在2020年,自動駕駛行業,繼續上演瘋狂的融資戲。Waymo一出,無人爭鋒,首輪就是30億美元的融資金額,大大補充了Waymo的現金流,更重要的是,對員工期權有了外部定價,從而可以穩定軍心。

            所有的自動駕駛公司都需要融資,有公司融資看起來很順利,并且融了還不止一輪。有公司融資就經歷了千辛萬苦,但最終還是如愿以償。所有的磨難,都是成長必須經歷的。一個企業的成長,也離不開這種磨難。磨難過后,鳳凰磐涅。這也是車智君,實實在在觀察到的。


            有并購、有賣身、有創業者的堅持、有巨頭的跑步進場,這就是自動駕駛的魅力所在,這個可能也是繼新能源后,最大的風口。在2020年,新能源是徹底火了,二級市場的標的,包括特斯拉、蔚來、五菱汽車、比亞迪、寧德時代等等,都漲了。

            展望2021年:

            自動駕駛在業務層面,隨著各家融資到賬,將會繼續推進商業化的落地,試運營、運營、區域運營、規模運營,可能會越來越常見。尤其是在低速場景、封閉場景等技術難度更低的場景。

            在量產方面,自動駕駛公司和車企之間的合作會更加緊密,努力推進自動駕駛的前裝量產落地,或許,在高速場景,或許我們能看到千臺級規模的應用,在低速場景,我們能萬臺級規模的應用。


            在多場景商業化方面,由于不同場景,要使用完全不同的硬件車輛平臺,以及面對完全不同的客戶群體,難度其實不亞于獨立操作一家全新的公司。這需要開展多場景業務的公司,做好心理準備,并且有足夠的投入。有時候,堅持戰略定力會更重要。

            在2021年,自動駕駛產品將會更多的出現在我們日常生活、出現在我們身邊,為我們提供各類的服務。也可以預期的是,自動駕駛行業,會繼續成為投資的風口,甚至,在二級市場,也會有機會讓更多的投資人參與。

            2020年終于過去,2021年新的開始!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評論 0